許靖低價享受股權激勵,鍵嘉醫療引監管利益輸送質疑

原創 <{$news["createtime"]|date_format:"%Y-%m-%d %H:%M"}>  樂居財經 鄧如菲 1.6w閱讀 2023-09-21 15:08

樂居財經 鄧如菲 杭州鍵嘉醫療科技股份有限公司(以下簡稱“鍵嘉醫療”)于4月披露首次公開發行股票并在科創板上市招股說明書(申報稿)。

樂居財經《預審IPO》發現,2019年-2022年,鍵嘉醫療進行增資和股權轉讓的過程中,公司估值完成了多級跳。

2019年2月,鍵嘉醫療發起天使輪融資,由科發金鼎、普華銳昆分別以600萬元、400萬元認購20萬元、13.33萬元注冊資本,此次增資價格為30元/注冊資本,計算公司估值為5500萬元。

2020年5月,鍵嘉醫療進行A輪融資,百度風投向其投資了1600萬元,增資價格為78.55元/注冊資本,公司估值飆升至1.6億元。

同年12月,鍵嘉醫療發起B輪融資,高瓴喻恒、謙達國際、洋濟醫療、浩羿投資對公司進行投資,入股價格為191.18元/注冊資本,百度風投以126.24元/注冊資本的價格跟投,幾位股東合計投資了1.19億元,公司估值進一步增至4.95億元,是半年前的3.09倍。

對于兩次估值的猛增,鍵嘉醫療解釋稱,主要是因為公司核心技術取得了一定突破,核心產品在型檢、臨床試驗方面取得了一定進展。

時間來到2021年4月,鍵嘉醫療進行C輪融資,首先,彭晴晴、梁芳果均將所持2.59萬元注冊資本以1080萬元轉讓給LYFE,轉讓價格為417.12元/注冊資本,四個月時間,估值又翻了一倍。

同時,LYFE、軟銀中國資本、高瓴喻恒、浩羿投資、謙達國際等多位股東合計向鍵嘉醫療增資了2億元,公司投后估值達到14億元。

2022年1月,鍵嘉醫療遞表前最后一次引入外部投資機構,由Tiger GLOBAL、LYFE分別出資5000萬美元、200萬美元認購33.56萬元注冊資本、1.34萬元注冊資本。按照當月平均美元匯率1美元=6.36元人民幣來算,Tiger GLOBAL、LYFE分別投資3.18億元、1272萬元,增資價格則為947.47元/注冊資本。由此計算,鍵嘉醫療估值已達到35.11億元,較2019年首次增資時大漲了62.84倍。

與鍵嘉醫療剛成立時,許靖、喬天等人認繳的150萬元注冊資本相比,公司估值已翻了2300多倍。

樂居財經《預審IPO》注意到,在鍵嘉醫療估值突飛猛進的這些年,其高層卻處于動蕩期。2020年5月-2023年1月,公司董事、監事、核心技術人員頻繁變動,其中,離任董事共計9位,新增董事共達13位;離任監事共3位,新增監事共5位;還新增了2位核心技術人員。

在2022年,鍵嘉醫療9個月時間里退出了6位董事。離任的董事中,張玉豪、陳剛、陳新星在公司任職均不到兩年,王鵬飛則僅任職九個月便離職。

任職軌跡更為詭異的是梁芳果,其于2020年1月為公司董事,同年12月離任,后迅速于2021年4月成為新增董事,而僅隔10個月后于2022年1月再次離任。

據問詢函回復,梁芳果為鍵嘉醫療發起人之一王健的妻子,公司成立時,其代王健持有股份,雙方代持關系在2021年8月解除。王健為南方醫院關節與骨病外科的副主任醫師,同時于2020年4月-2021年7月以顧問身份擔任公司首席醫學官,為公司產品開發提供臨床相關的意見。而梁芳果在擔任鍵嘉醫療董事期間,還在南方醫科大學南方醫院整形外科任職,從事醫師工作。

遞表前的2023年1月,鍵嘉醫療還有一位獨立董事邵立偉離職,而這距其成為公司獨立董事僅過去5個月時間。

眾所周知,董事會是公司決策和管理的重要組成部分,對公司的健康運營起著核心作用。公司發展過程中出現個別董事離職屬正?,F象,而在短時間內頻繁出現多位董事變動現象,則會加劇公司內部管理的混亂,不利于內部穩定治理體系的構建和公司準確發展戰略的制定。

對員工及管理層進行股權激勵,一向是公司尋求穩健發展、調動員工積極性的方法之一。2021年-2023年,鍵嘉醫療同樣進行了多次股權激勵,不過,其中涉及實控人許靖、喬天的兩次股權激勵價格存在偏低的情況。

2022年8月,上海鍵佳以6.96萬元認繳鍵嘉醫療6.96萬元新增注冊資本,上海鍵加以10.07萬元認繳公司10.07萬元新增注冊資本,兩次增資價格均為1元/注冊資本。

據悉,許靖為上海鍵佳執行事務合伙人,出資比例為94.69%,另外5.31%股權由喬天持有;同時,許靖還是上海鍵加執行事務合伙人,出資比例為33.42%,喬天在上海鍵加持股4.34%。

據問詢函回復,此次通過上海鍵佳及上海鍵加進行的股權激勵對象為許靖、喬天,二人分別被授予16.66萬元合伙份額、0.37萬元合伙份額。

而該股權激勵價格卻遠低于同時期授予公司員工的價格。2022年9月,張緒春、李丹等19人被授予上海鍵加8.41萬元合伙份額,授予價格為10元/合伙份額。

不難看出,該股權激勵中獲益最大的是公司實控人許靖,其以極低的價格購入公司股份,產生的股份支付費用卻由公司來承擔。這也意味著,2022年1-9月,鍵嘉醫療產生的1.98億元股份支付費用,其中大部分用于對實控人的股權激勵。

此次針對許靖、喬天二人較低價格的股權激勵也引起了監管的注意,問詢函中,要求鍵嘉醫療說明對其進行激勵的原因與合理性,授予價格與其他激勵對象是否存在差異,是否存在利益輸送或其他損害公司利益的安排。

除此之外,鍵嘉醫療還另外對喬天實施了股權激勵。具體來看,2021年5月,喬天被授予廣州鍵加合伙份額(后等比例轉移至上海鍵加),授予價格為1元/合伙份額。

同年8月,梁芳果將其持有的10.37萬元注冊資本以3090.83萬元價款轉讓給喬天,股權轉讓價格為298.05元/注冊資本,較同期外部機構入股成本417.12元/注冊資本低了119.07元。

2021年及2022年1-9月,鍵嘉醫療產生的股份支付費用為2486.99萬元、1.98億元,計入當期損益。同期,公司計入管理費用的股份支付費用為496.48萬元及1.7億元,占管理費用比例分別為17.1%、85.6%;計入研發費用的股份支付費用為1990.52萬元及1611.65萬元,占研發費用比例分別為35.83%、30.58%。

相關標簽:

拆解IPO

重要提示: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,并不代表樂居財經立場。 本文著作權,歸樂居財經所有。未經允許,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在任何公開傳播平臺上使用本文內容;經允許進行轉載或引用時,請注明來源。聯系請發郵件至ljcj@leju.com,或點擊【聯系客服

網友評論

一本久久综合亚洲鲁鲁五月天